1991 年,徐立华从西南交通大学硕士毕业,在外资企业做寻呼机研发工作。眼瞅着寻呼机进入中国之后,市场规模就以每年 150% 的速度剧增,他心里很苦闷,‘凭什么中国人只能用老外的寻呼机?’徐立华和同学蒲杰写出一份《关于研制生产中文寻呼机的可行性报告》,拿着这份报告,两人跑遍全国寻找投资商。

“作出这样一个决定真的很难,但我能感觉到,这是他能做出的最好的决定。”这位接近比特大陆核心的人士称,“这就好比夫妻两人:恋爱时关系火热,两人的本性和分歧都没有充分暴露;刚开始结婚的时候也是同心协力,一心想把日子过好。但是一旦暴发了,情况就会大不相同——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,个人的力往个人的方向使。如果再遭遇一下挫折,回归‘贫贱夫妻百事哀’的状态,那就真的很难了……总这样是不行的,再怼下去比特大陆都不知道会怎么样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