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上述观点,茅益民表示肯定:“药物肝损伤的诊断的确很困难,具有挑战性,也是世界性的难题,诊断需排除其他引起肝损伤的病因,有时候,临床上确实会造成误诊和漏诊的情况。”

“医学首先是人文的,而不是技术的。”田向阳由故事讲起,二战时纳粹集中营中有一位犹太医生,他看到一位刚被毒打过的犹太同胞因为疼痛而大声喊叫和呻吟,但因为没有抢救器具而心急如焚,他在无奈中下意识地把对方揽在怀里,而就在此时,奇迹出现了,病人骤然停止了喊叫和呻吟,一下子安静下来,脸上露出安详的表情,仿佛他不疼了,仿佛身体上重伤一下子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