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老年人的储蓄并不代表消费能力强。很多投资人坚定的认为,90后是消费观念最正常的一代,言外之意是90后的钱最好挣,而结果是人均负债12万。年轻人这一代被各种消费透支,各种收割之后,越来越不能给互联网产品带来“增长潜力”。老年人作为消费的存量市场,互联网的增量市场,成为各种互联网产品的猎物。

这里有一个逻辑是,我们早已熟悉各种网络的陷阱,可以下意识地避开诱导下载和安装的套路,可以清楚的分辨出哪些权限是这个软件压根就不需要的,比如一个拍照软件为什么要获取我的地理位置信息?为什么要获取我的通讯录等。就像一些行业的潜规则一样,内部的人可能觉得这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,但是传到外部人群中就会显得非常的不得了。这些所谓惯用手段,本是圈子内的潜规则,现在却用到了圈子外,中老年的用户不懂互联网公司对他们玩的这些套路,这是一种降维打击。